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 为“去中”强加罪名?连战祖父文章被踢出台教科书

为“去中”强加罪名?连战祖父文章被踢出台教科书

时间:2019-09-11 14:49: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4240次

丁远超表示,《台湾通史》代表着台湾的历史,“教育部”作为当政者,考证要有依据,如果是为了“去中国化”拿《台湾通史》开刀,不仅令人无法接受也感到可耻。

他们商量了一下,6月16日,4人找了一辆车,开始挨村走访核实求证鼎信二期公众参与名单的真伪。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庞建国也认为,这是又一个“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动作,想要用切香肠的方式来推动“渐进台独”。

赵亚夫江苏省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镇江农科所原所长

《中国时报》发文指出,日据时代,普遍以汉人观点来看待少数民族,这是历史事实,不会因为教科书不教就消失。如果将那个时代汉人称呼少数民族为“番”的文章全部抹掉,不仅是台湾历史的损失,也不利于少数民族了解他们的过去。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褚静涛表示,连横抱着对台湾这片土地的热爱和对中华文化的传承写下了《台湾通史》,这篇序文在台湾可谓家喻户晓。台当局如今为了“去中国化”、消除台湾青少年对中华文化的热爱,把这篇文章从教科书中去掉,对台湾青少年是一个很大的伤害。这样的做法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最终会受到台湾民众的强烈抵制。

据“东森新闻云”报道,身为连横曾孙的国民党中央委员连胜文昨受访时指出,《台湾通史》成书时呈现数百年前的台湾状况,若以现在标准评断台湾数百年前的情形,歧视少数民族“岂不是莫须有的罪名”。他认为,如果连《台湾通史序》都因为大中华史观被删除,那么就也足以证明蔡英文当局“去中国化”的态度多么明显,“如果要‘去中国化’,就正大光明一点,不要这样遮遮掩掩。”

根据记载,连横13岁时,其父连永昌购买一部余文仪《续修台湾府志》给他,并说:“汝为台湾人,不可不知台湾事。”连横基于先人家教启蒙及台湾为日本所占的双重动机,1908年至1918年着手撰写《台湾通史》,为有关台湾历史的一部通史著作,《台湾通史序》是这本书的序文。

在此前讨论中,一些官员对国企员工持股的正当性提出质疑,但更多主张国企市场化改革方向的专家坚持认为,员工持股是必然会进行的激励制度安排,差别仅在于如何持股、如何界定权益的问题。《财经》记者获悉,反复修改的指导意见最终倾向于明确以“不动存量”的方式进行,即员工持股主要采取增资扩股、出资新设等方式,避免了国有资产流失。一位对此持明确支持态度的专家认为,员工当了主人,能有效解决内部人的腐败、浪费和企业亏损问题,国有企业的效率也会随之提升。

《台湾通史序》被替换也引起岛内教师的反对。据《中国时报》报道,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语文教师欧阳宜璋表示,《台湾通史序》开头用12个字就盖括台湾历史,不只讲历史,文学性更高,极受欢迎的云门舞集《薪传》,和胡德夫的《美丽岛》,就是以《台湾通史序》的原文展现舞蹈音乐之美。她认为,选文不该以政治考量,让台湾最经典的历史文学被消音。台湾师范大学语文系教授徐国能则认为,时代在进步,不能因为某个时代的文章,不符合现代的想法,就把眼睛蒙起来不去看。拿掉此篇,假装历史不存在,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台湾网10月30日讯台当局“教育部课审大会”昨天(29日)续审高中文言文推荐选文,近中午时选出15篇选文。过去长期存在于教科书中、由连战祖父连横所著的《台湾通史序》遭指内文有歧视少数民族的用语,被宣判“出局”。连胜文对此表示,拿现在的标准去评断百年前台湾的状况是“莫须有的罪名”,他质疑这是蔡英文当局想要“去中国化”的做法,连强调台湾本土史料的文章,只因为用大中华史观就要被剔除,那很令人遗憾。大陆专家指出,《台湾通史》详细论述了台湾同胞和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关系,台当局利用课改否定《台湾通史》,主要目的就是否定“台湾属于中国一部分”的历史史实,政治后果非常严重。

中国台湾网2月28日讯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国民党台南市第二选区“立委”补选候选人谢龙介28日上午前往安定区扫街拜票,并在当地庙口和街头开讲,不少“龙粉”争相合照。对于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暗讽谢龙介“网红也要有内容”,谢龙介回呛,如果民进党觉得自己的候选人不够强,也欢迎卓荣泰迁户籍来台南跟他竞选。

此前,台当局也因降低高中文言文比例而引发外界批评。在9月13日的国台办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安峰山针对“文言文比例争议”一事表示,岛内的多数舆论都认为,这实际上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文白之争”,而是岛上的一些势力在文化和教育领域又一次“去中国化”的动作。其实质就是要“灭其文”、“灭其史”,最终来一点一滴的去磨灭深刻在台湾社会,特别是台湾年轻人心中的中华文化的痕迹,让台湾的年轻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在教育和文化领域搞“去中国化”,图谋割裂台湾与中华文化的血脉联系,只会伤害台湾社会,荼毒台湾的年轻一代,这样做是不得人心的。(中国台湾网李宁)

被调查统计的个人资产信息,不仅仅包括银行存款,还将包括股票、债券、基金、保险等。

“课审会”昨天将《台湾通史序》从高中语文推荐选文中拿掉,理由是文章中提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开山抚番”,不但是以汉人观点看待少数民族历史,而且有歧视少数民族之嫌。

无独有偶。来自贵阳市生态委的消息显示,自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贵州以来,截至6月27日,贵阳市共收到中央环保督察组转办件1681件,办结1303件。

中国企业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LCD市场,具备了大型OLED面板的技术和实际生产能力后,也将对OLED市场发起猛攻。分析称,作为电视机消费大国,如果中国实现了OLED面板的自给自足,对韩国厂商而言将是致命的打击。

1998.07—2005.01中国农业银行深圳市分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其间:1999.09—2002.06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系金融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2003.08—2004.02美国马里兰大学、美联银行、纽约银行培训学习)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李振广表示,连横的《台湾通史》能够增强台湾学生对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认知,台当局此举是明显的“去中国化”和“文化台独”的标志,这对未来台湾年轻人的教育非常不利,会使他们对历史更加模糊,对两岸关系的真实认知更加扭曲,政治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据《中国时报》报道,连战办公室主任丁远超质疑,“课审委员”不够了解连横在撰写《台湾通史》时的心志。当时是日据时期,连横是为了民族精神而写的,这本书也替台湾人民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绝对不是要去污蔑少数民族,指控《台湾通史》时前应该先深入研究当时的时空环境以及创作背景。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骆永昆对参考消息网说,当前菲律宾国内对中国的态度是很友好、很和谐的。杜特尔特在中国领导人到访期间有一些相对私人的安排,说明中菲两国政治互信达到一定高度,也说明中菲关系已发展到新高度,可以说已处于历史高点。

(原标题: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原总经理杨步国接受组织调查)

文章指出,现在是民进党执政,连横是连战的爷爷,教科书拿掉《台湾通史序》,外界难免产生“政治清算”的疑虑,若进一步衍生社会对立,非台湾之福。

7月23日晚,老挝首都万象东南约560公里的阿速坡省在建的桑片-桑南内水电站副坝发生溃坝,洪水涌入阿速坡省萨南赛县13个村庄,其中6个村庄严重受损,约1.3万人受灾,6000多人无家可归。截至9日,事故已造成35人遇难、99人失踪。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导,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经济平台执行长唐永红表示,台湾当局从文化交流方面推动“去中国化”,欲以台湾为中心,重树台湾历史和台湾历史观。去掉《台湾通史序》就是通过教育的手段来协助,在文化教育方面,以柔性的方式施行“台独”,这是台当局长期推进的一件事情。

武汉大学的学生陈鸿辉告诉笔者,学长和学姐会把公选课的经验帖组合成集,自己每次选课前都会参考前辈们的经验帖。“先查询,后了解,才敢选,绝对不会冒着风险去选平均分很低的课,因为不能保证自己能顺利通过。”陈鸿辉说。

从性别比例看,54.5%是男孩,45.5%女孩,留守男童多于留守女童。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党朝胜在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指出,《台湾通史》是台湾发行的第一本史书,详细论述了台湾同胞和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关系,是从根本上对“台湾地位未定”、“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等种种谬论的否定,“台独”分子一直将之视为眼中钉。《台湾通史序》被拿出教科书,就是台当局利用课改来否定《台湾通史》,主要目的就是切断台湾同胞和大陆血脉相连的根,否定台湾属于中国一部分的历史史实。

无影灯下,大大小小的毛笔、毛刷整齐排列,调色盘中墨色深浅不一,一台小型分色测试仪随时“待命”;桌上有根据文物原件打印出来的精细放大图像和色彩分析数据;右手边是带有通风装置的操作台;房间尽头处有带过滤架的水槽,专供清洗印染后的纸张……

新京报快讯(记者赵毅波)国土部4月14日下午在官网发布《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全面暂停钢铁煤矿行业用地。

张志军最后说,欢迎夏主委在方便的时候到大陆访问,继续交流。

第二条路径称为西北路(又称中路),冷空气主力经蒙古国中部到我国河套一带南下,直达长江中下游和华南地区;

据报道,《台湾通史序》从2006年起就列入教科书中,提到日本人统治下的民族意识,说明当时台湾的定位,对于当时台湾历史也有多元呈现。连横写这篇文章是要让“台湾人知道台湾事”,内容相当好,过去得到不错评价。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在10月15日的“课审大会”中,研修小组提出15篇推荐选文,“课审委员”对其中的《台湾通史序》、《谏逐客书》及《鸿门宴》等多篇文章均有意见,因此决定昨天再讨论一次,最后仅《台湾通史序》被舍弃。